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第086章 求之不得啊!

作者:茕竖伥怅佻极修占 2020-02-14 12:55:07

标签: 看免费欧州毛片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第086章 求之不得啊!

 果然如张鲸所言,三本参劾的奏本,一本来自六科的给事中,一本来自都察院的御史,一本来自翰林院的侍读学士。

看免费欧州毛片而且同时送达。

万历皇帝瞅了一眼,然后随手扔到一边儿,夷然不屑地道:“真是萝卜白菜淡操心!”

“哼”了一声后,敏锐地问:“知道谁是幕后主使吗?”

张鲸定了定神,已经捅了马蜂窝,这时候装糊涂肯定不行,万一万历皇帝找来朱翊镠对质,以朱翊镠炸炸咧咧的性子……

那他就完蛋犊子了。

唯有及时补损。

送奏本之前,他就已经想到要面对这样的情境。

当他拿到参劾朱翊镠的三道奏本时纠结了老半天,想着到底要不要送到万历皇帝手中?

最后还是决定要送,毕竟已经被朱翊镠诈唬说出来了。

而朱翊镠自己也反复强调,要看到弹劾的奏本。

若不送,朱翊镠追究起来,他又得掉一层皮。

一想到带倒刺的钢鞭……啧,他现在可不敢招惹那个完全没有一点师父样儿的师父啊。

念及此,张鲸“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带着哭腔,主动坦诚道:“万岁爷,是奴婢一时糊涂!”

无论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后果,先认错,态度要端正。

这一点,张鲸有着清醒的认识。

万历皇帝听了一愣,“什么?是你唆使他们弹劾皇弟的?”

“奴婢糊涂!”

啪!

“奴婢该死!”

啪!

“请万岁爷责罚!”

啪!

张鲸一边说,一边抽打自己耳光,下手还挺狠,打得啪啪响,脸上血红的指印顿时显现。

万历皇帝也没喊停,“张公公为什么要这么做?”

“奴婢这么做,请万岁爷相信,都是为了潞王爷好!”

回复的话,张鲸早就想好了。

他送这样的奏本来,当然不是没有心理准备。

万历皇帝肯定是要问的嘛,那他就得提前想好该怎么回答。

“为什么说为皇弟好?”

“万岁爷,您也知道,最近潞王爷什么都想插手,张先生的病,临时代理首辅的候选人,甚至还有公主选驸马……他都要过问,这对潞王爷可不是好事啊!”

先头,张鲸在朱翊镠面前敢说那都是“僭越”,超越王爷的职责范围,可在万历皇帝面前,他慎之又慎不敢这么说。

万历皇帝不以为然道:“皇弟为朕分忧,有何不可?况且,他年纪尚小,不过喜欢凑热闹罢了,你以为他要干嘛?”

张鲸忙道:“万岁爷,奴婢不曾多想,就怕朝中大臣胡言乱语。奴婢这么做,只想稍加约束一下潞王爷的行为,不至于给那些多事的人留下口实。”

万历皇帝嗤之一笑:“皇弟生来就是那种好玩的性子,张公公,他收你为徒,朕看你是不是就想报复他啊?”

“万岁爷,冤枉啊!”张鲸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儿,“奴婢可全是为了朝局的稳定着想啊!”

“好了,好了,起来吧。”万历皇帝不耐烦地一摆手,然后敲了敲御案上的奏本,问:“那你说,这该怎么处理?”

张鲸爬起来,谨慎地说道:“万岁爷,奴婢认为留中不发。”

万历皇帝没好气地道:“那你唆使人写这奏本有何意义?”

“奴婢一时糊涂。”张鲸哭不像哭笑不像笑。

万历皇帝斥责道:“皇弟还是个孩子,就那性子,他喜欢胡闹,你也跟着胡闹!”

“奴婢该死!万岁爷恕罪!请万岁爷责罚!”

“去,派人把皇弟请来,朕有话要问他。”

“是,马上,万岁爷!”张鲸唯唯诺诺转身吩咐人去了。

……

付大海和阳康两个今天老早就出去了,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朱翊镠要暗查。

如果光明正大地查,那就容易得多。顺天府再大,可府学生员都是在籍备案的。

一查就出来了。

暗查,那只能先锁定姓李的人群,然后私下里慢慢打听。

而且还不能让人看出来他们是从宫里来的。

付大海和阳康一出去,朱翊镠便在脑洞大开:李得时的女儿李之怿十有九是个美女胚子吧?就不知合不合他的胃口。

其实,如果再长两岁,为了避免历史的悲剧发生,将郑贵妃抢过来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做什么贵妃?

做王妃也不差啊!

况且,郑贵妃又不知道自己日后会成为贵妃!

万历老兄因为郑贵妃幸福但也苦恼后半生,不堪其重,他这个潞王可承受得住,压。

朱翊镠正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一气,见乾清宫掌作周佐来了,禀报道:“潞王爷,陛下让你去东暖阁见他呢。”

“知道什么事儿吗?”朱翊镠随口问了一句。

“好像是因为潞王爷被人上书参劾了。”

“好!”朱翊镠当即起身,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周佐与朱翊镠关系还好,一起打过麻将,算是好牌友。

见朱翊镠非但不担忧,反而笑得开心,不禁好奇道:“潞王爷,您被人弹劾了呢!”

“我知道呀。”朱翊镠笑得更开心,浑不在意。

“那可不是好事。”

“的确不是好事,但可以将它变成一件有趣的事啊!”

“……”周佐无语,进宫那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被人弹劾了居然能变成一件有趣的事。

“小鲸在皇兄身边吗?”

“在呢。”周佐点头。如今紫禁城里都知道朱翊镠叫张鲸“小鲸”。

朱翊镠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两分,喃喃地道:“那就更有趣了。”

“潞王爷,你怎么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担心呢?”

“不是看起来,是发自内心地不担心。”这话朱翊镠可没胡说,他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呢。

不然参劾他的奏本估计都也送不到万历皇帝手中。

周佐打趣着说:“潞王爷,别个被弹劾都感到害怕,包括陛下和首辅在内,您可倒好,好像求之不得似的。”

朱翊镠眉飞色舞地道:“算你说对了!就是求之不得啊!你没看见我刚才坐着发呆吗?正愁没事儿干呢,这不等于正犯困给我送一个枕头来吗?”

周佐这才恍然顿悟般,感叹地道:“也不知是哪几个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居然要弹劾潞王爷!”

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潞王爷是什么人,还不清楚吗?事儿不找他,他都要找事儿,弹劾他?那不是脑子被门挤了吗?

朱翊镠忽然问道:“周佐你说,他们弹劾本王,是不是有理无理都吃力不讨好?”

“那还用问?但总有一些人宁愿鸡蛋碰石头不知死活。”

“嗯。”朱翊镠点了点头,想必这就是大明所谓风骨的东西!

他真的很想见识见识。

……

求啊!

茕竖伥怅佻极修占
茕竖伥怅佻极修占 茕竖伥怅佻极修占(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