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下面一整天都连着-第十六回 情愫

作者:诺海炖怒 2020-02-14 14:05:06

标签: 老湿电影一分钟免费观看

男女主下面一整天都连着

男女主下面一整天都连着-第十六回 情愫

老湿电影一分钟免费观看 凌晨,几个人回到了逆水镇守众塔。

在大厅里,杨炔张尧陆林一番讲述过后,田梦女由阮清竹暂时安顿在杨家。

而他们三个,虽然做了好事但是杨鸿盛依然严厉的处罚了他们,让他们去演练场去扛原木。缘由一是未守时归来,二是擅自行动。杨炔被罚得最重,其他人要扛跑三十圈,他则是五十圈。

回到卧室,阮清竹伺候杨鸿盛宽衣“鸿盛,炔儿他们毕竟做了好事,这次就不要罚他们了好吗?”杨鸿盛淡淡的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既然犯了规矩我就必须惩处他们,尤其是炔儿!这主要都是他的主意!作为我的儿子要对他更加严格,绝对不能让他觉得是我的孩子就可以任意妄为!”

随后杨鸿盛坐在椅子上,又叹了口气“阿竹,你也是太惯着炔儿了。我一对他严苛,你就跟我唱反调。他不像龚晋那样稳重,想让他做大事就必须时刻给他教训让他记住做事要有分寸,不然这小子迟早会闯出大祸来。哎,算了,先不提他了,那位救来的小姑娘你刚才看过了,她现在如何?”

阮清竹摁捏着丈夫的双肩说道“她似乎来自一个小村,现在不清楚家人是否安在。她受了些惊吓,我刚给她施了一针她先睡个好觉。我的打算是让她先在这里静养几日,等这次事件平息后再安排人送她回家。”

杨鸿盛点了点头“那先这样吧,这一战必在近日,我无暇估计其他,有什么事就有劳夫人了。”“嗯。”

转日晌午。

“呼呼”

杨炔背着原木在演练场跑圈,旁边还有杨龚晋在一旁监督,张尧和陆林完成了自己的处罚累得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四十九五十!好了!炔!过来休息吧!”杨龚晋说道。

“不我还不累呼呼让我继续跑呼呼”杨炔回应。

杨龚晋想打断他,张尧躺在一边喘边说道“大少爷你还不了解他么不管是练功还是受罚呼呼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不让他自己练到满足呼谁的话他都不听知道的他是对自己严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受虐狂呢”

陆林又敲了一下张尧“你又多嘴,你这话要是让师父他们听见又得多罚你!”

张尧“哪有那么巧,每回都让人听到”

“是吗?”

张尧听到赶紧一捂嘴巴,吓得慢慢往后看,发现来的是田梦女。

“原来是你啊,吓我一跳。我说田妹子,你每回都要吓我这么一下,我都快被你吓出毛病了。”

陆林捂着张尧的嘴巴“你别听他的,这小子说话没有把门儿。话说你怎么在这儿?”

田梦女不好意思的说“听说你们因为我被罚,我挺愧疚的。我就向阮姨借了厨房做些酥油饼给你们吃,那个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

张尧一听立马笑嘻嘻的跑到她跟前,把她手里的篮子接过来“合口味合口味,你放心,我们锻炼完了啊,吃什么都香!就是我们这位杨炔二少爷,他能不能给你面子,我就不确定了。”

陆林对杨炔喊道“二少爷!田姑娘给咱们送吃的来啦,你要不先过来跟我们一块儿吃点?”

杨炔缓慢脚步撇过眼来,看见田梦女望着自己。

田梦女发现杨炔看见自己,也想跟他招招手,但是杨炔一直没有停下脚步,他扭过头又继续跑了起来。

杨龚晋看着有些失落的田梦女,轻轻笑道“我这个弟弟啊,一旦想做一件事后,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呢,今天他还算有点进步。”

“嗯?”田梦女有些奇怪的看着杨龚晋,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杨龚晋一回头“陆林张尧,我书房里有点东西想请你们帮我搬一下。”

“哎?现在吗?”张尧一手拿着一张饼,赶紧揣在怀里。

“嗯,现在。”杨龚晋一扭头,陆林就明白他的意思了,拽着还在掖饼的张尧,和杨龚晋一块儿离开了演练场。

等了一会儿,杨炔终于停下了脚步,把原木倒在一边。田梦女走到他身边掏出手帕想给他擦擦汗,手在习半空停了一下又收了回去,她想了想去把放在篮子里的水壶递给了杨炔。

“谢谢。”

“不,不客气。”

两个人席地而坐,就这么过了一阵,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那个,那个”田梦女想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一张嘴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你不需要给自己什么负担。”这时杨炔却开口了。

“什么?”

“你在想是因为你自己的缘故连累我们受罚吧?你不用自责,会有这种结果是意料之中的事,张尧和陆林也是,他们和我从小一起就各种惹事受罚,都习惯了。”杨炔站起身又向着原木走去“救你的事是我们所有人自己的选择,他们要是真的有不满,也早就不会理我了。所以,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就够了,我们这些人还不需要你来担心。”

杨炔刚要拿起原木,发现田梦女也站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我刚刚说的很明白了吧?你赶紧走!”

杨炔刚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说的语气似乎有些过了。他刚想说点道歉的话,随后又放弃了即便语气强硬一点也好,至少这样她不会惦记着吧。

但是等了一会儿,后面仍然没有动静,杨炔以为她哭了,他慢慢转过头,却发现田梦女用非常愤怒的眼神瞪着自己。

杨炔“你,你怎么了?”杨炔长这么大还没有在父亲以外的人面前怂过,不过这一次他没得由来的没底气。

田梦女依旧愤怒的瞪着他,瞪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呢,是乡村里长大的,比不上城镇里长大少爷有涵养有文化。不过我的爷爷一直教我绝对不要在自己愤怒的时候和别人争论,因为这个时候你是不会真的想和别人争论对错,只会单纯的想驳倒别人让自己痛快而已。”

“但是!”她又提高了音量。“这份怒气,我等了半天它都没有降下来。所以!我就以这样好好跟你说说!”

她一摁杨炔的双肩,又让他坐回地面上。

“首先,我确实像你所说对你们报有歉意,但是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况且凡是被人救了性命又因自己受到处罚而有的自责,这是正常人都会有的感情,不可能被你一句‘不用自责’就能了事的。”

“其次,你对于你的兄弟和朋友认知实在太武断了!如果我猜错了的话我提前向你道歉,但是我猜你从来没有真正的和别人谈过心吧?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别人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别人对你的不离不弃反而让你成为更加肆意妄为的资本,那么你这位少爷才是最该反省的人!”

讲完了一大段后,田梦女憋红了脸和杨炔两个人一直对视着。杨炔皱着眉,手中不停的撵搓着,随后他一起身,田梦女立刻抱着头蹲了下去,看样子她有做被打的准备。

脚步声

但是杨炔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便从田梦女身边走了过去,直接离开了演练场。

田梦女回过头从指缝里看不到人后,便松了口气摊坐在地上,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到底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啊!”

杨炔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他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一幕幕,越想越是生气,不过这次不知道是生别人的气还是自己的气。

“咚咚咚!”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杨炔赶紧起身,随后又感到不知所措“是谁?”

“炔儿是我。”来人正是杨炔的母亲阮清竹。她打开了房门,拿着一件刚给杨炔做好的衣服,看见坐在床沿的他神色有些不宁,问道“怎么了炔儿,你以为是别人要来吗?”

杨炔别过脸“娘,没、没有啊。”

阮清竹笑了笑,坐在了杨炔的身边,看着自己的孩子有些闷闷不乐的,她便轻抚自己孩子的头慢慢的靠在自己的肩上“炔儿,你有心事。不妨跟娘讲讲吧?”

杨炔直起身,认真的问“娘亲,您告诉我,我真的是自私、武断,完全不考虑别人心情的人吗?娘,您实话告诉我!”

阮清竹稀奇的问“怎么了炔儿,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杨炔开始有点支支吾吾“我,我只是觉得我想要成为更强的人的话,就必须更加了解自己而已。”

“那你可就问错人咯。”

“为什么?”

阮清竹温柔的笑着说“因为在娘看来,你是最好的。在娘的眼里,只看的到炔儿的优点,你勇敢,聪明,努力,有大将的风范,是能成大事的人。再说了人无完人,无论是谁,他只要是个人都会有不足的地方。不过呢,娘相信炔儿早晚都会战胜自己的不足的。你是娘的孩子,娘最了解你了,娘对你有信心!”

杨炔感到心头一暖“谢谢娘,谢谢您这么一直鼓励我。”

然后他站起身,跑到屋门边,回过头对阮清竹说“娘,我有事先出门了!”

阮清竹拿着衣服说道“哎,炔儿,你等一下!真是的。”

说罢,她笑着摇了摇头。

诺海炖怒
诺海炖怒 诺海炖怒(男女主下面一整天都连着)

男女主下面一整天都连着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