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梦境 (十八)修

作者:墩黢丬橙嗄蔫诟蚜 2020-02-14 16:30:06

标签: 全才工口里番

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

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梦境 (十八)修

全才工口里番 ‘嗯,姑娘们游春野步,贵族也会郊游雅宴,届时在云中郡的白水山半腰上,会有花会举行,很是热闹,只是可惜姑娘去不了,看不到这番热闹了’游竹心语带惋惜。

却还是微笑着,怕牵出清清的伤心事,姑娘不在人世这许多年,花节怕是很多年都没看过了。

‘去啊,我去啊!’

清清没有见识过人世的热闹,这些年没了涟涟在身旁,自己只能在这曲水湖,很是无聊了,年年都一样,偶尔能听来往船只上人的交谈,但她在水里藏的,也只听到一星半点,很是不过瘾。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摆在眼前,不去多可惜,所以清清很是激动,在游竹心旁边猛点头。

‘可是,姑娘不是鬼吗?怎能在白日现身呢?’

听到清清的话语,他不由有几分疑惑,笑容也有几分凝滞。察觉到游竹心话语的变化,清清的热情像是被浇了一桶冷水,熄灭了。

对啊,我是个鬼,鬼不能在白天露面啊,自己和游竹心的约定怎么能忘了呢?清清懊恼于自己的得意忘形,果然游竹心之前讲的对,谎言不是那么好编的。

一个谎言说出,后续必然要有另外的谎言去圆它,简直后患无穷。敲敲自己的头,思索该找一个怎样的借口,游竹心的眼睛很是干净,自己这样虽然是善意的谎言,但毕竟是谎言,说多了也总是不好的。

‘我是,鬼’清清小心开口,语速缓慢,斟酌着想着下一句,

‘但我嘛,最近……’

最近咋啦,你快想啊,清清,心里有个小人在疯狂呐喊,面上却要镇定自若,手指扣着脸颊,因为紧张而越发用力,脸颊有些刺痛,手指上有丝红色,扣破了!

算了,清清决定破罐子破摔,‘我也不知道,但是就是对阳光不怎么惧怕了’

这样藏一半留一半,该是对的吧?清清摸摸耳朵,眼睛往左边飘忽,装作一副苦恼的样子,实际注意,留一点在游竹心那边。

‘姑娘可以照阳光了?是怎样的情况?’

清清姑娘能见阳光,真是一件好事,这是不是预示着姑娘不用在被困于此地了,可以自由在百日下了,游竹心不禁神色有几分激动,眼睛变得明亮,像是落满了星辰的夜景。

‘可以白日出现很长时间,不怕烈日’清清继续自己的扯谎大路,经过前几次的精心动魄,她觉得自己好像对说谎这方面有点经验了。

‘那姑娘知道自己怕什么吗?或者说不能碰什么东西?’

嗯,清清想想,自己是个鲛人,不是鬼,况且鬼是什么样她也根本不知道,倒不如趁此机会透露一二,也好为自己遮掩。

‘我是死于水中,所以怕碰到水,会让我在短时间无法保持人的形态’

‘嗯,那两个月后的花节,我来约姑娘一起去看,有什么事,在下也会挡在姑娘前面’

‘好,我等你来’听到游竹心的许诺,清清知道自己圆过去了,虽然感到有几分歉意。

但想到两个月后的花节,那些新奇的事物,不禁开心的想在湖里畅游三百回,她也想着一会回了湖里先不忙着去歇息,要去散散自己的激动,不然她怕被阿呆那条笨鱼看见自己这副傻样,笑话她。

‘在此之前,望姑娘保重自己,才能心想事成’看清清开心的在那边痴痴傻笑,他拉过她放在耳边的手,摊开,把肉串放在手里,让她不要忘了吃东西,一边说出自己心里的嘱托。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等你来曲水接我。’嘴里嚼着肉片,清清像发誓一样,大声的说出来,眼神很是坚定,但前提是忽略吃的发亮的嘴巴和鼓动的腮帮子。

‘嗯,等我来接你’游竹心的声音磁性又带着温暖,他看着清清的时候,仿若看着自己心爱的宝贝一样,喜欢又带着耐心,包容她的一切不完美,喜欢她最真实的性格。

‘你的帕子掉了’因为嘴里含着东西,清清说话含糊不清的,但她浑然不知,依然用棍子指着事物。

游竹心没听清,但还是伸手去拿,触到是帕子,却感觉自己的手指还触摸到了个圆圆的东西,小小的,像是个珠子。

他拿帕子时,顺带把珠子夹在帕子上,带了上来。在火光下展开那一团,露出了一颗米粒大的珍珠,游竹心的瞳孔不由的睁大,把珍珠拿近一点想要看的更清楚。

他仔细在火光下看着,手中来回翻转,感受着上面的触感和光泽,确定手中的事物不是普通的石珠,而是一颗真真正正的珍珠,不由的有几分惊讶。

看游竹心捡帕子,不知从帕子里拿出了什么,看了好久,把清清的好奇心也勾了起来,嘴巴一撸,串上的肉就没有了,只是手上的油渍和调料面混成了一片黄色,清清把手指捻起来摩擦了几下,确定不好弄。

四下看了看,只有芦苇,没有草叶在,就跑到一边摘了好多芦苇花,团吧团吧,团成一颗小球,放在手心里像揉水草一样,大力揉搓,来去除油渍。

搓完把芦苇团扔到黑暗里,在把手指再捻起来摩擦感受着,嗯,还是有点滑滑的感觉。她看看自己的衣服,想着是不是可以用身前的衣料擦拭会好点,但转头想,不是两个月后还要去花节吗?

现在就把衣服弄脏了,是不是不太好啊?确实不好看,清清嘴巴一抿,眼睛往裙摆看去,眼睛转动,这里好像不错,反正行走间也会弄脏,擦手也不会有太多脏东西。

觉得可行,身体微微向后弯曲,用手一把捞起身后的衣摆,拿来擦手,用布把感觉滑的地方稍微擦拭,不敢太用力,毕竟这是她第一件衣服,太糟蹋了不好。擦完再感受下手,嗯,好了。

把衣摆轻轻往后一甩,感觉自己潇洒又自在,才大步往游竹心走去,微风吹起发丝,清清觉得这一刻的自己,气势恢宏!

()

墩黢丬橙嗄蔫诟蚜
墩黢丬橙嗄蔫诟蚜 墩黢丬橙嗄蔫诟蚜(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

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